揭開陳秀珠臉上的輕紗

   
她那晶瑩的光彩,給人溫柔脫俗的感受......

雨過天青的黃昏,像剛出浴的美女,黃澄澄的肌膚,還黏著一滴滴的水珠,彷彿穿上一襲透明的輕紗,上面鑲滿了白—珍珠,發出晶瑩奪目的光,給人溫柔脫俗的感受。

聯合道兩旁的梧桐樹,樹梢在秋風裡輕輕搖搖曳,努力抖甩那討厭的黃葉;黃葉在風裡飄呀飄的,飄到人家的露台,飄到路邊的汽車,飄落在一個少女的跟前。

那少女拖著哈叭小狗,獨自在街上蹓躂,清風吹起她的長長秀髮,散發出陣陣馨香。平時不愛穿裙的她,今天卻換上一套寬身的連衣裙,裙子凝R多姿地擺舞,驅除了男性的豪爽,還她女性的嫵媚。路人投以惊艷的目光,像是遇到仙女下凡。

   

地上黃葉片片,絲毫勾不起她的愁緒,因為她已踏上新的人生旅程,由空中小姐,變成了無邦q視藝員。又是「體育世界」主持,又是「K-100」記者,更是劇集的花旦,一夜之間,她的名字不脛而走,誰都知道她就是陳秀珠。

地上的黃葉,不再是令人傷感的葉子,那是一塊塊黃金泊片鋪出一條金光大道,在斜暉照耀下,映出了好一個金黃色的世界。
   
馬路的另一邊,一個眼大眉濃;樣子俊秀的大男孩,也獨個兒在漫步,他和她邁著同樣的步子,遠遠的在一邊追隨,直至斜陽落下街上燈火漸明,他才走上前去,把她看個清楚。啊!原來竟是鄰居!不久,一首情歌誕生了:

遙望你倩影經過         
看燈色與夜色輝映     
明亮眼眸裡一縷失落
令我眼光不禁追隨    

凝視你步履多優美     
髮披肩在風中飄起     
明亮眼胖裡憂鬱的夢
又似帶出一點傲氣    

唯願你永遠不會失去
凝視你說話輕輕笑    
隨著你進出於晚燈裡
願結識雙雙墮愛河    

articles016.jpg

   


情歌的作者,就是那個多情的少年,一個電台的DJ。他還用專車提她接到電台,做了一個訪問節目。多情少艾,遇上深情少女,他們的快樂只有他們才知道 。

後來那男孩子加盟無芋A她亦禮尚往來,在「K-100」裡訪問了他。爾後,他倆的名字便經常被扯在一起,成了一對天生的金童玉女。

「我的歌是為一個女孩子寫的。」男孩子說。

「我看過你們拍拖。」記者以進為退地說。

「我也希望這件事是真的,希望她也真的喜歡我,可惜始終不是事實......」他若有所失地說。

   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
   

articles020.jpg

她今年二十歲多,而他比她少兩歲。「要是我年輕五年,那該多好啊!」她痴痴地想。

「我仍想然盼望著我的白馬王子出現。」她憧憬著美景,咀邊綻開笑容。

「你認為單戀一個人好不好?」這小妮子不打自招,又有意中人了。

「你以為我讓他知道好,抑或不讓他知道好?她想了一想,說:「還是不知道好,這樣比較美麗。不過,他好像知道了。唉,我真是很容易喜歡上別人的!」

她正是花樣年華,追隨石榴裙下的男士不知幾許,但那個才是她最後的白馬王子呢?




消息摘自:1981年







Copyright © www.rebeccachan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.